第68章 口吐芬芳

第68章 口吐芬芳

凤儿忍无可忍,指着张老三的鼻子说道:“你好歹三十的人了,怎么一点脸都不要了。”

“你抓野鸭抓到我家了,我本不想揭穿你,用一盆老爹的洗脚水浇你一脸,你还在黑暗里装。”

“要不是我老爹说谁吃不是吃,拉着我,我早打到你家了。”

张老三一蹦三尺高:“听听,大家听听,她爹让我吃的,我又有什么错。真人,这真不是偷啊,您看,这冤枉了不是,还请真人慈悲。”

姜太平无语,这张老三必然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但这老汉也是白莲圣父,当然也有可能是懦弱,老好人。

但无论哪一种,对家里人来说都是一种灾难。

总有人分不清好人和老好人,以及懦弱。

他一个同学家里差不多就这样,父亲在外是老好人,懦弱无比,谁都能欺负一下。

回到家就窝里横,只要家里人不合他心意,就扔根绳子或者菜刀,要死要活的恶心人。

而且愚孝,家里的孩子生病,天天还吃多放盐的炒白菜,而且炒一次吃好几天那种。

却花钱给母亲买肉,让母亲和打光棍的兄弟吃,吃剩下的,就算放臭了也没有老婆孩子一口。

这老汉也许没有那么极端,但这老伴没了,不是气死就是急死。

人家到家里偷鸭子,还谁吃不是吃,估计他家过年未必舍得吃一只鸭子。

其实这种烂事,没法管,要不是涉及到了非自然事件,他懒得看的。

姜太平看向老汉,问道:“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,你们这是遭报应了,老伯,你怎么看?。”

那老汉唯唯诺诺,叹气道:“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,圣人教导我们……”

姜太平摆摆手:“以德报怨,何以报德,这才是圣人之言。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,那是你有随时拿捏对方的本事为前提,这才叫大度。否则,别人只会蹬鼻子上脸。”

“是,是,真人说的是。”老汉连连说是。

姜太平无奈,是你妹啊,看这样子也改不了了,还好他见这凤儿命格不错,应该能嫁个好人家,这也快到嫁人的年纪了。

“张老三,乡里没一个帮你说话的,可见你为人如何,好吃懒做、游手好闲,还偷鸡摸狗。你也就仗着乡里淳朴,你可知道,你犯下了偷盗之罪,若是凤儿将你告上公堂,你会有何等下场吗?”

张老三茫然:“小人不知,而且知道错了。”

“你只是嘴上知道了,本真人告诉你,偷盗者处脊杖二十,配役三年。先帝之前,对盗窃罪,更是处死刑,妻子发配千里,并没收财产赏给告发人,再犯者即使从犯也处死刑。”

张老三和他媳妇脸顿时白了,他媳妇更是扑通一声倒地。

两人连连叩头。

“凤儿,凤儿,我们错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

“乡里乡亲的,你可千万别告发我们啊,我有了钱,马上还你鸭子和鸭蛋钱。”

丫儿也跟着一起磕头。

凤儿扶起了丫儿,咬牙道:“要不是看在丫儿的份上,哼。”

姜太平叹气道:“诸位看到了,就算官府不追究,也有鬼神报应,诸位当引以为戒。若是事先知道原因我绝不救你们,不过我收了丫儿一文钱,这次就帮你们一次,若有下次,就算鬼神不管,本真人也能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”

“不敢了,不敢了,还请真人慈悲。”

“这根结还在你们作恶没有受罚身上,如今鸭毛算是惩戒,但要解开这诅咒,也很简单,老伯,你骂他们?”

老汉一愣,连忙摇头:“老汉不会骂人啊,这……”

“那凤儿,你骂他们。”

凤儿一愣:“我……怎么骂啊……”

“随便骂,越脏越好。”

“好。”凤儿指着两人说道:“你们两个丧尽天良的……”

过了一会,凤儿就停下,眼巴巴的看着姜太平:“真人,我不会了,而且我一个姑娘家……”

姜太平恍然,她一个未出嫁的姑娘,别说没词,就是有词也不好骂的太狠。

姜太平皱眉,自己谦逊儒雅,正直随和,骂人的词更是一个不会,也没辙啊。

突然,姜太平看到了看戏的心飞扬他们。

“你们过来,现在有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给你们,要不要接?”

“要,要,不就是骂人吗,我们会。”心飞扬连忙说道:“就是这奖励,您看?”

“奖励你们一些道行,和转职机会。”

“好,我们接了。”

“系统:接取任务,骂鸭。”

几个人兴奋非常,但看到完成条件,脸都绿了。

“完成条件:骂街,最少一个时辰,直到解除诅咒进度到100%,话越脏,效果越好,重复越少效果越好。”

“失败惩罚:因为姜真人在金华德高望重,被姜真人厌恶,金华城声望变为冷淡,在金华府辖区内将不能接取其他任务,也不能购买任何东西。”

“我尼玛,这任务太坑了。”心飞扬脸都黑了。

七次郎笑道:“知足吧,一下四个人的转职机会。快点,今天店里没啥客人,开直播,我要看看你们几个骂人。”

天外飞仙:“同求。”

“同求!”

“这群碧池。”

心飞扬恼火啊,这真人是货真价实的,没见评价德高望重吗。但失败了影响也太大了,一个时辰,两个小时,我的妈。

赤练叹气道:“我一个要转职的,干嘛要参与这个,我的淑女形象啊。”

“少废话,大家都准备好,一个人骂十分钟,车轮接力,都给我关了录音录像直播功能,这事谁传出去,我跟谁急。”

随后,朴实无华的农人们算是开了眼界。

他们看到五个人轮流口吐芬芳,那些骂人的新鲜词真是一套一套的。

这些农人宛若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很多人心里感慨,骂人也是一门艺术。

不少都记住了一些经典的,比如,你妈贵姓。

他们哪里知道,几个人一边骂一边度娘,而且口干舌燥。

众人看到,随着几个人嗓子沙哑的谩骂,两夫妇身上的鸭毛也开始从他们身上脱落。

随着他们口吐芬芳,鸭毛飞舞……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猜您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