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|秘密

23|秘密

来王府之前,唐绾绾问了唐花氏很多关于金陵尤其是南王府上上下下的事。唐花氏是个老金陵,这金陵城有点八卦都瞒不过她的耳朵。

曾经的绝色舞姬细细的事她知道,现在的高王妃的小八卦她也知道,不过正是因为她知道王府里曾发生过的一些事,像这种出口成祸的事,她自然不会说给自家看似很不着调的女儿听。她只是挑了她知道的王妃衣着喜好给唐绾绾听。

所以此刻,唐绾绾并不知道,自己送的衣服,竟在王府里造成了一片小范围风波。

她还假装恭敬地静候一旁,暗地里转了转站得酸痛的脚踝。

她找上南王府的理由其实很简单。

有真正令她心动的人,她不介意接触。而那些因为硬性条件好就被系统推荐给她并强制安排相亲任务的,一开始她当游戏马马虎虎还能对付,如今已是反感至极。

但现在的情况却是,她无法从根本上摆脱这个系统,令人哭笑不得的任务也没有终点。

她不喜欢被系统摆布,最好的办法,不是没头没脑的挣扎,而是遵循系统的规则,并超越它。

系统的标准很硬,钱颜才武功四项里要满足三项,且是以她本身为标准,这种简单粗暴的筛选,反倒给了她可乘之机。——只要她在这四项中有两项达到他人无法达到的高度,那么满足条件的人也就没有了。

当然,知易行难,哪怕拥有金手指,唐绾绾也不觉得自己马上能做到,但有些事情,做和不做本身就不同。世界第一虽做不到,但每前进一步,遇到的满足条件的人总会更少。只要她在金陵站稳脚跟,那在本地,就不会再出现什么强制任务,舒舒服服过日子是有可能的。

颜,是固定的,唐绾绾对自己捏的女神脸还是有点自信的,虽然不见得沉鱼落雁,也能秒杀这世界上大部分男人。

才,她比不上一些书生才子,她所受的现代教育更是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,八股文一概不会写,但这种东西,没个十几年寒窗苦读混不出来。

武功,她自带系统,从雷霆震怒的威力看,单招很强,但打斗略显短板,不过她现在已学了西门吹雪替她改良的一些剑法,勉强可算作个二流剑客。

钱,这个她有,就是不够多。

唐绾绾定下了大致的目标,钱=武功>才。

她也想在这个世界过过普通绣坊大姑娘的生活,但催婚系统存在已断了她的平凡之路。

剑术的提升贵在坚持急不得,赚钱的门道就多多了。

唐绾绾原先想的最赚钱的“高端市场”,锦生布坊已经涉足,但空当还很多。唐家绣坊一直是本本分分小生意,一年赚个几千两,这路子唐绾绾不可能再延续。——身为一个有金手指的穿越女,若不利用下自己的长处,偏要以自己的短处搏别人的长处,那简直是和自己过不去。

所以,她盯上了南王府。

历史告诉她,一方权贵女人,更容易成为流行的放射点。

事实也是如此。据她娘说,南王妃虽然性子温和,但酷爱美衣,甚至南王为此也不惜专程从京城请了名满天下的裁缝平师傅。每次京城出了新流行,总是王妃最先得知,而她每次出门,衣服的样式都有新变,更为金陵女子们仿效。

而王妃在中浸淫多年,眼界极高,寻常的布料和裁剪都是惯见,哪怕送个自认为精致的货色过去,也不过是为南王府仓库做贡献。

搏出位,还得靠奇。幸好这个优势正是现在的唐绾绾拥有的。

游戏商城和月石商城的一些外观有不少可取之处,哪怕不能直接用,一些配饰和裁剪也很有新意。至于审美不同可能造成的风险,就只能慢慢摸索了。

唐绾绾想,哪怕有风险,也不过是一两件衣服,王妃不喜欢也不至于打板子杀头。

所以,当看到前来喊她的丫鬟雯秋一脸世界末日表情,且以凄婉幽怨目光注视着她,说着“唐姑娘我就不该帮你”“这都是命啊”的时候,唐绾绾是懵逼的。

难不成送衣服还能送出一场血腥衣革?

可再懵逼,眼前的人都是领导秘书的地位,唐绾绾扬起笑脸和雯秋套近乎。

雯秋却这样回答:唐姑娘,你还有什么话想和家里人说的,就让小大帮你带个消息。

小大是这西门口的守门保安。

唐绾绾看着雯秋:=口=

跟着雯秋七拐八拐地进了后院,周围越发地安静。雯秋幽灵般的步调,以及那几句濒死之言,让唐绾绾心里发毛。她问了雯秋原因,雯秋欲言又止,却终是不肯答。

不过看她的意思,唐绾绾察觉出好像是自己的衣服犯了王妃的什么忌讳。她当下也有些心慌,不过事已至此,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,只希望不要牵连唐家绣坊。

王妃的小院里很安静。

唐绾绾看门口的丫鬟小厮表情正常,心下微定。

雯秋上去叫了门后,她就和她一块儿进了去。

进门跪拜不可避免,拜完唐绾绾就看到了传说中的南王妃。

和唐花氏说的一样,王妃不过三十,目光温和,肌肤微丰,和蔼可亲,微微扬起的眉角透露出几分不容忽视的光彩。

此刻她身上穿的,赫然是唐绾绾的沧海间。衣摆层叠,微露身段,粉色的颜色稍显轻薄,但与王妃脸上的容光很是相称。她毕竟才二十几岁,保养得当,偶尔扮个少女并无压力。

看王妃的面含微笑,似乎没有什么异状。本来已经做好被批准备的唐绾绾忍不住偷偷瞟了眼丫头雯秋。

得,那姑娘目瞪口呆地站在旁边,竟是比她还惊讶。

“原来是个女师傅?”王妃也有些诧异。

其实历朝历代,最好的裁缝师傅,都是男人。尤其是本朝,曾经养了一批世代承袭的匠人,专为皇宫服务,这些匠人的制度就是要家中男丁继承手艺。如今的皇帝登基后,才略微放开匠人禁制,准许一些人出去,平师傅就是其中一个。

“小民不甚惶恐。”唐绾绾很给面子地继续跪。

“起来吧,衣服做得不错,你惶恐什么。”王妃笑道,“坐吧,吃点东西,再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想的,我倒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衣服。”

唐绾绾看到桌上放了几盘小点心,还挺诱人,但她哪里真敢吃,推脱一番坐下,就道:“小民也就是无意中想到这么一个样式,试着做了,自觉得意,想着这也是咱们金陵城头一件,若有谁能配上这衣服,也就是王妃了,便大着胆子来献丑。若王妃喜欢,小民真是不胜欢喜。”

“你倒是有心了。”高王妃看着面前女子的举动,比前头见的城中富绅贵女要落落大方,嘴角一弯。

“不过,这衣服看着,倒有几分舞衣的意思。”王妃又道,她拿了块桂花糕送进嘴里,样子很悠闲。

但唐绾绾察觉到,王妃“舞衣”两个字一出口,屋里的两个丫鬟的身体一下子就绷直了。

她隐隐猜到什么,面上却不露痕迹。

“小民裁剪之时,倒未曾想到这些,只是看酷暑即临,就想着如何将衣服做得宽松又透风些,不知不觉就成了这样……小民也曾想以青色料子缝制,不过,想着王妃风姿卓绝,用这料子,倒更显亮色,因此斗胆……”唐绾绾看着王妃脸色,嘴上说的轻松,一字一句却都斟酌了再出口。

然而王妃却依旧是笑着的:“你不必害怕,这颜色我也喜欢。而且,若是用它跳起舞,想来也极美,我年纪大了,这么多年下来手艺生疏,也就不想动了,早先看到你这衣裙,倒让我有些回味以前的日子。”

“哦。”唐绾绾听王妃这样说,以为自己应该没踩雷。没想到一转眼,却看到两个丫鬟都已跪了下去。“王妃息怒!”

唐绾绾被唬了一跳,立刻回过头看王妃,却发现王妃目瞪口呆,竟是比她还惊讶。

“唤春雯秋,你们这是干什么。”王妃不解。

“我刚刚生气了吗?”不解的王妃目光询问唐绾绾。

唐绾绾瞪大眼睛回望,拨浪鼓般摇头。

她也搞不懂,这王妃主仆,究竟是在闹哪样……

“王妃您真的不生气?”唤春看出,王妃眼中的疑惑是确确实实的。

“平白无故,我生你们气做什么?”

“……”唤春低低嗫嚅,“王妃已经许久没有跳舞,之前、之前您还扔了您最喜欢的那件舞衣,奴婢们以为您……”

说扔那是轻的,那件舞衣已被撕毁了些。

“是这样……”听到唤春的话,王妃露出恍然之色,“原来你们一直以为……怪不得……”

她的表情忽然有些尴尬。

良久,她才缓缓道:“我曾经乱离,打进了王府,始觉落叶归根,不再终日惶惶,如惊弓之鸟,那时起饮食也规律了,后来怀了辰儿,想着不能让她饿着,所以我于吃上也就放开了些……再后来生了辰儿,产婆也说初次生育,要多养养,我寻思着挺对的,就吃多了些……后来坐完月子,腰围就,咳……我当时想着,没事儿多走动走动多跳跳舞,估摸着就能恢复了,谁知穿上舞衣想试着跳两步,那衣服就,咳——”

“不过辰儿体弱,我日日照顾她,总想着陪她多吃点,这跳舞的心思也淡了,毕竟我学的惊鸿舞最讲究轻盈之感……”高王妃说着,想到当时的自己,也觉有些好笑。

不过她没说的是,当时前王妃过世,她升了王妃。王妃是有册封的,没什么大事,就是南王本人也不能轻易休了她。在秦淮河上待过,恩宠不如名分的道理,她自然最懂。

……这么大个乌龙,倒让她撞见了,还害得她也跟着一惊一乍。

看着一脸哭笑不得的王妃,和一旁直播生吞鸡蛋的两个丫鬟,唐绾绾无语看天。

感情这两个丫头一直以为王妃生撕舞衣是因为她不愿再跳舞,而实际上,王妃不再跳舞是因为她发觉自己胖了跳不好了,而且比起跳舞她发现自己更喜欢吃,所以索性继续吃吃吃不跳了。至于舞衣,八成是因为王妃体态丰满,动作一大就扯开了线。作为王妃她不愿意底下丫鬟看到,就把舞衣拆了死无对证。

这王妃也真是,哪里来这么多理由,老老实实承认自己是个吃货就行了……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猜您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