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|舞衣

22|舞衣

“这衣服,是给小孩子穿的吧?”小宝一脸不解,“那个人拿这样一件衣服来是干什么?”

雯秋空出一只手弹了弹小宝的额头,笑道:“平时看你挺机灵的,怎么这会儿倒想不到,看看这大小,不正合小郡主的身量?”

“小郡主?”小宝疑惑,“可这关小郡主什么事儿啊?”

“小郡主是王妃的心尖尖,若是小郡主喜欢这衣服,哪怕王妃自己不喜欢,她也会高看那唐家绣坊两眼。看小说最新更新来----网,---------------------”雯秋道。

“可这乱糟糟的衣服,小郡主那么高的眼界,会喜欢吗?”小宝觉得不可思议。她从没见过裁剪这么复杂的衣服,里衣外衣层层叠叠,甚至还是一条一条布料剪开了,平常人没事谁会穿这样的衣服?

“正是因为小郡主眼界高,这衣服才不一般了。”雯秋露出了然的笑,这衣服虽看上去有些乱,但她能想象,上身的效果其实会很美。

小郡主十岁,身体弱些,但正是女孩儿爱美的天性逐渐展现出来的时候,又有着王妃这么个榜样,每日早上总要挑好看的衣服穿戴完备才出门,而且喜新厌旧,一件衣服穿不了几天就厌弃了,三天两头闹着要新衣服,让裁缝的平师傅苦不堪言。——小孩子老觉得衣服的样式翻来覆去就这么几样,没有新衣样和新花布料,那都称不上是新衣服。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小宝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穷人家的孩子有衣服穿就心满意足,但富人家的孩子得有衣服折腾,才能顺心。

“这事儿你可别让平师傅知道了。”雯秋笑着拍拍小宝的头,她拿着两件衣服准备进门,可走出两步,忽然想到什么,忙把前头那件大衣服再度叠好塞回布包里,单拿了那件小的。

“雯秋姐姐?——”小宝接过布包,本想问一句,却还是收了口。她只道小郡主的衣服对小郡主来说有新意,但王妃已经不爱新意爱庄重了,大的那件自然乏善可陈,所以不被雯秋看好。

雯秋走回屋门外站定静候,待里头唤春出来叫她,才捧着衣服进去。一路温顺安静。

每日下午,王妃都会抄写佛经,替一家人祈福,只留最亲近的唤春服侍。

见过王妃的人都会觉得这是个清丽可人的女子,性情也恬淡温和,很少流露出高高在上的威严。这种形象让她在王府里得到许多人的敬慕。

但雯秋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。自从十年前老王妃过世,新王妃上位后,王府里的奴才丫鬟也陆陆续换了一拨,甚至家生子也放出了一批。雯秋是为数不多的老人,她知道这是因为她当时还太小的缘故。

可从小她的记性就不错,所以她知道,现在的王妃,既是京城高家的小姐,也是春风楼的绝代舞姬细细,甚至南王爷之所以看上她,也是因为她那惊鸿落雁舞。

当年高家一案,高尚书蒙冤入狱,罪虽未及家人性命,但被抄家后,一家老小也离散了。曾经的掌上明珠高小姐,也流落到了秦淮的春风楼。

南王被先帝放在金陵,不得进京,虽名为分封,实则亦是流放之意,他为高小姐的一舞倾心,成为她入幕之宾,又得知其身世,更是怜惜,二人论舞说画,生出一段深情。

一年后,高尚书在狱中因病过世,先帝听闻,感念君臣旧谊,赦了高家之罪,又给了些封号赏赐,高小姐重又成为了高小姐。那一天,高小姐一根白绫,欲随其父而去,却被南王撞见,救了下来。她自言沦落风尘,恐为祖先唾弃,唯有一死了之,而南王本就有心,又感其贞烈,加之高小姐前程往事所知之人不多,就出手抹去了舞姬细细的痕迹,令高小姐重回京城,再南游金陵,“偶然相遇”,成就一番王爷小姐的美事。

高小姐成了南王的高侧妃,短短两年,原来的王妃重病而薨,王爷无续弦之意,高侧妃就成了高王妃。

关于王妃的往事,老王妃在时,还有乱嚼舌根的,之后却是再没了。

“王妃,这是金陵一家绣坊送上来的,说是感念南王恩德,来进献王妃。”

雯秋将衣服转交给了唤春。

“绣坊?倒是有心。”高王妃淡淡一笑,挥了挥手。

唤春明白她的意思,把衣服展了开来。

“这……”

王妃喜静,屋子里只有这主仆三人,除了雯秋,其余二人看到衣服,都露出惊讶的神色来。

不过高王妃的表情先有了变化。

“给郡主的?”

“是。”看到高王妃脸上满意的微笑,雯秋轻轻松了口气。

“这倒是真的有心了。”

雯秋听出,这个有心和上个有心,是不同的。

一件衣服能送到王妃的眼面前,必要费一番打点,这是唐家绣坊的机心,有这种机心的人很多,王妃知道,却懒得说。送一件别出心裁的衣服给小郡主,这机心看起来是更甚的,但在王妃眼里,却又多了几分真心了。

这整个金陵城都知道曾经享誉京城,如今名满江南的裁缝平师傅在王府,所以平时送的最多的也就是布料,没有人送如此别出心裁的衣物,其实,也没人敢送件衣服过来打平师傅的脸。

高王妃让唤春上前,自己伸手摸了摸。针脚密实,倒不必平师傅差,料子也有些稀罕。

“收起来吧,回头辰儿睡醒了让她过来试试。”高王妃道。

顿了顿,她又道:“那绣坊的人还在吗?”

雯秋忙道:“那人没敢进门,想来还在西门口候着。”

“给赏吧。”高王妃道。

雯秋应了声,退出门去,只是等她快出门的时候,高王妃又忽然喊住了她,问:“雯秋,送来的衣服,可就这一件?”

她的声音轻轻淡淡,似是随意一问,但雯秋的脊背一下子挺直了。

短短的瞬间,像是几个百年。

雯秋终于打定主意,回过身来,恭敬地跪了下去,头压得很低:“回禀王妃,其实还有一件。”

高王妃深深地看了她一眼:“既然还有一件,也一并拿进来看看吧。”

“是。”雯秋起身,心却凉了。

有些事,不做不错。一旦做了,反倒步步是错。

另一件没送,她是怕王妃看到会想多。但送一件瞒一件,对王妃来讲,却是更不容许的欺骗。

雯秋觉得自己真是傻,安稳了两年,就不知天高地厚起来,以为能讨得小郡主的好,就报了侥幸心。她倒不如一件都不送,也省了麻烦。

可后悔已是来不及,她从诧异的小宝手里拿过衣服,回到屋里。

又一件同色的衣服展开。

王妃面上还是笑着的,笑意却已凝固。

她没有说话,这屋里自然没人敢说话。

四周静极。

一片静极里,雯秋的肩头开始微微颤抖,她努力收紧身体,脑海却渐渐一片空白。

“王妃……”唤春心有不忍,轻轻出声。

“恩,很好。”高王妃终于发话,她似笑非笑地看着雯秋,“确实是件奇怪的衣服,雯秋,你是觉得不好看才没拿给我,是么?”

“是。”雯秋战战兢兢俯下身去。

王妃点点头,道:“你也有心了。”

她又道:“去把那绣坊的人叫进来吧,我倒想看看是个什么样的。”

“是。”雯秋应声站起来,浑浑噩噩地出了门去。

唤春看到她出门,回过神,发现自己的手心已然冰凉。

唤春想替雯秋求情,但她不知道现在是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,这火会不会烧到自己身上来。

雯秋没送这件衣服的意思,唤春自然知道。

这衣服小处新奇,但大体样式还算规整,细节的布料层叠分明,点缀也鲜丽,虽嫌繁复,却并不失华美。可以说,若是拿到京城去,少不到要让一些小姐们眼热,流行个一阵。

这衣服本身不是一件舞衣——没想到那关节时,谁都只会当这是一件样式新奇的衣服。

可若是有人想到那关节,也会想到,穿着这件衣服起舞的时候,会是怎样的一番惊艳丽色。

这件衣服并不坏,送到别的金陵大户,能讨得不少人欢心。坏就坏在,它送到了错误的人面前。

有关于舞的一切,这几年隐隐中已经成了王妃面前的禁忌。

因为高王妃曾经有一个名字叫细细,那是几年前秦淮河上最美的一个舞姬的名字。

而王妃本人,也已经很久很久,没有在王爷面前跳舞。

唯一被人所知的是,八年前,王妃曾撕毁过自己的舞衣。

这衣服放在王妃眼前,简直像是在暗示她不堪的过去。

这绣坊的师傅,也算花了心思,却是一不小心使错了劲儿,今儿个一条小命或许就要交代在这了。唤春想。

不知是因为小郡主的病还是其他,王妃这几年的脾气,已是越来越阴晴不定,好恶也不再形于面。之前替王妃梳头的丫鬟荔香,为了讨好王妃,费心思设计了个端庄的新发髻,却被重责了二十个板子,发配到庄子上去了。

但同情归同情,唤春也知道自己顶多能保下雯秋。

至于那绣坊师傅,她和他不熟,只能望他自求多福了。

正在唤春暗自叹气的时候,她听到王妃在叫她。

“唤春,你发什么呆呢,”高王妃说,“还不服侍我换衣服。这衣服样式确实怪,也难怪雯秋看走眼了。”

“啊?”抬头看到面有愉色的王妃,唤春感觉受到了惊吓。

——王妃竟然要试这衣服!而且看起来心情还不错!

王妃你肿么了?你睁开眼好好看看这衣服啊!你真的不介意吗?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猜您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