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|第三十四章

34|第三十四章

这晚秦北斗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无法入睡,只要一闭上眼睛,脑海里就会浮现阿白的脸庞.秦北斗只能无奈的躺在床上,眼睛看着上边的蚊帐,他究竟是怎么了?为什么会对阿白有那种想法呢?阿白对他来说是搭档、好兄弟朋友一样的存在啊,他怎么会对好友有那种感觉呢?

啊啊啊,他不要在想下去了。秦北斗从床上坐了起来,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,穿好鞋后找了件外衣披在身上,推开房门走了出去。既然睡不着,那就走一走散散心好了。

秦北斗也不打算出去外边,只想在后院里走一走而已。然而走着走着,等秦北斗发觉的时候他已经走到阿白房间所在的附近了,从房外还能看见里边烛火散发出的微弱的光,原来阿白也还没有睡啊。

秦北斗下意识接着走,来到房门前停了下来,站立了好一会,最后叹了口气决定移步离开,正要转身的时候,眼尖的发现右手边的一个窗户是半掩的,秦北斗盯着那窗户心里有点纠结。他想走过去看看,可是偷窥人家好像不太好。

最后秦北斗还是选择顺从自己的心,走了过去。通过窗户秦北斗看见了房中大概的情形,阿白坐在桌前一双手正拿着针线忙乎着,鞋子……阿白在做鞋子。

阿白的神情看上去那么专注、认真,鞋子是要做给庄大公子的吗?一定是了,之前庄大公子送了他鞋子,他现在又做鞋子,一定是做给庄大公子的。

秦北斗顿时感觉好难受、心好似被人用闷棍打了一样。理智告诉他,他应该立即转身走人,但是脚好似被地板黏住一样动不了,他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站立在窗前,眼睛一直看着房间里边专注于做鞋的阿白。

庄大公子收到这对鞋子的时候一定会很高兴吧,真羡慕他可以收到阿白亲手做的鞋子,如果……

秦北斗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样走回自己的房间的,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自己的床沿边上了。他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了,阿白能有一个好归宿不是挺好的吗,庄大公子是个挺不错的对象啊,长得一表人才、气宇轩昂的,家境又富裕,阿白要是和他肯定会幸福的,可是为什么越想他就觉得越难受和难过。

秦北斗是在难过难受、压抑和挣扎之中困难入睡的。

秦北斗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当他回过神来时他人已经身处在熟悉的宿舍,他的大学宿舍,看着眼前的电脑屏幕上的海贼王的桌面,耳边传来各种声音,秦北斗转头环顾四周,他住的是六人宿舍,上床下桌,他的位置是开门的第一个,所以他转头就能把剩下的五个位置都能看见。

他对面的那位正沉迷在网络游戏中,还有三个人在打纸牌,还有一个正在躺在床上用手机和女友聊天。他回来了吗?

没过多久那位和女友聊电话粥的宿友结束通话了,在打牌的三人其中一个就开始调侃对方,连带着身旁的两人也开始起哄笑闹那位宿友。

那位宿友所在的位置是三号床,三号床不服气:“哼,懒得和你们这群不懂爱情的家伙吵!”

打牌三人组其中之一A宿友道:“哦?那什么是爱情啊?请我们宿舍的爱情大“屎”和我们解释一下。”

剩下的两位B、C宿也附和道:“对啊对啊“

三号床:“好,先不说爱情。我问你们有喜欢过人吗?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?”也不等打牌三人组回答,三号床面带鄙视的样子,接着道:”算了,看你们都一副万年纯情处男的模样,想必是不知道的了,大爷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们好了,喜欢一个人啊,就是想经常见到她,看不得她身边有别的异性,看见她和别的男人一起时心里会不好受,很想抢回来……”

秦北斗就这样看着他们,听着他们的对话,突然眼中的他们离他越来越远了,秦北斗只感觉眼前突然一闪,等他回过神来四周的场景又变了,他好似又回到青田村了,一转头他就看见自己和阿白在磨豆浆。

秦北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好似变成了一个旁观者看着自己和阿白曾经一起度过的日子,速度很快,让他重温了一遍那些日子,他本来难受的心好似被温柔的抚平了,感觉暖暖的。

突然地画面一转,他居然看见庄大公子给阿白送鞋子,阿白面红红的,但一双眼里满是愉悦,嘴角挂着甜甜的笑意、开心的收下了,之后脸更红了,一脸羞答答的拿着另一双鞋子送给庄大公子。

看着他们甜蜜地互诉情意的这一幕,秦北斗感觉那之前被抚平的暖暖的心瞬间变得凉凉的,如果说之前只是像被人用闷棍打了般难受,如今就是被人用刀狠狠地刮了以及插了好几大刀那般痛。

不,不……他不要,他不要这样子……不要阿白和别人好。

只见庄大公子满脸高兴的收下了阿白的鞋子,然后他低头亲了阿白的嘴唇一下,接着两人相视而笑,手牵手的往前方走去……

秦北斗想追,可是却动不了,阿白、阿白……阿白不要走,不要不要——,他大喊着,可是前方的两人却听不见,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阿白和庄大公子的身影远去,却什么也做不了。

“不要走、不要走……阿白,阿白——”秦北斗大喊着从睡梦中醒来,他整个人坐了起来,浑身都是冷汗。

秦北斗环顾四周,看了看房内熟悉的一切,他惊惶的心才渐渐地安定下来。原来是梦啊……

秦北斗伸手往脸上抹了一把,再看下自己的手掌都是汗,三号床说的那句话再一次在他脑海里响起:喜欢一个人啊,就是想经常见到她,看不得她身边有别的异性,看见她和别的男一起时会心里会不好受,很想抢回来……

原来他是喜欢上阿白了啊……,三号床说的那些症状他几乎全中了。呵——

秦北斗突然好想笑,同样的更想哭,身体也很诚实的反应出它们主人的感受,没多久,秦北斗真的又哭又笑了起来。哭是他现在心里好难受啊,因为现实与梦境,笑是他终于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了。

情绪发泄过后,秦北斗也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了,他坐在床上想了好久好久,终于好似想通了什么,掀开被子,换好了衣服,一副背水一战、义无反顾、坚毅的模样大力地推门而出。

阿白,他不要让给任何人,阿白是他的!

作者有话要说:抱歉,更晚了。(╯3╰)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猜您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