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2章 教练,我想打职业(16)

第1172章 教练,我想打职业(16)

沙雕少年欢乐多,几个沙雕选手聚在一起就成了哈哈怪,众人看着评论区噗嗤噗嗤地笑起来。

笑着笑着,白彤忽然感到背后发凉,倏然回头,便看见天玄子扳着一张脸死死盯着她。

他显然气得不轻,看她看过来,还傲娇的哼了一声,把毛巾往肩膀上一搭,转身上楼,像是不愿意搭理她。

白彤心中闷笑,找了个借口离开,悄悄上楼,踮着脚到他房间门口,门把手轻轻一拧,他果然没锁门,她迅速推开门溜进去,转身闭门。

门还没闭上。

一只手蓦然落到她的肩膀,按着她背后直直撞上门板,眼前阴影落下来,眼前一黑,有人咬住了她的唇.瓣。

高大的身影就像一座山,整个将她掩盖,她的手腕被按着交叠抵过头顶,她被紧紧压住,几乎口耑不过气来。

白彤口耑息:“干嘛……”

微弱的余音呜咽,随即被全部吞没。

天玄子的唇是温凉的,但他的身躯灼烫如火,又强得像高大的山,将她揉按进胸口几乎融成水。

白彤的大脑一片空白,被他坚硬的臂膀揽住腰肢,全然不得动弹,唇齿间的关隘被强势撬开,狂风暴雨一般攻城略地。

他向来强势,连在亲密时也要保持主导的地位,肆意吞食,掠夺着她的气息津液。

侵略太深,她感觉自己都快被吞吃下腹,昏昏沉沉的轻微窒息里,不满地轻拍他的肩膀,鼻音呜呜轻哼,断断续续流露字眼:“……哥哥,哥哥……”

青梅竹马,就是小丫头从小跌跌撞撞跟着大哥哥身后,牵着他的衣角,咬着他买的棒棒糖,仰头露出乖巧地笑,一声一声哥哥的叫。

从小放在床头的布娃娃,是孩童时两人游乐场的战利品。

娃娃机、丢沙包、打气球、投篮球……床脚地毯摆了一圈,大的牵着小的,摆成满满一家人。

墙壁上挂满的照片墙,是年少时两人打闹时的纪念。

挤在一起低头看漫画、生日时追打蛋糕奶油抹满头、傍晚放学夕阳把影子拉长交叠,像湖畔里挥舞翅膀跳求偶舞的天鹅,把脖颈弯曲成美丽的心。

书桌旁整整齐齐堆满的课本练习册试卷和辅导书。

考试前愁眉苦脸抱着书求画重点,一本本密卷上有两个人的笔迹,她蓝色的一笔一划认真做题,他红色笔给她批注对错教导题目,一个“解”字下,悄悄涂一个卖萌的笑脸。

窗帘早已拉上,屋外晴天万里,明媚阳光却窥不见遮光窗帘后屋里昏暗中相拥亲口勿的人。

别墅训练室门半开,有少年们大声吵嚷着复盘比赛的经验,热血在年少轻狂里冲动,卧室内,男人手臂用力,扛着少女进了浴室。

手臂环过男人脖颈,精劲的腰走动间肌肉块块分明蕴着力量,荷尔蒙给暧.昧添油加醋,白彤脸颊浮动瑰丽的红霞,眼神迷蒙。

开关被打开,温度正宜的热水喷洒,掐着柔软的腰肢沉进浴缸,情.谷欠的嗓音沙哑,口耑息闷哼里情谷欠越浓。

“彤……”

“你发什么疯……这是白天!”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猜您喜欢